二里头遗址启动申遗前期工作
来源:二里头遗址启动申遗前期工作发稿时间:2020-03-27 07:03:13


就如太原市迎泽区卫体局工作人员所说,目前当地的隔离收费是归卫体局管还是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管理,还并没有一个明确统一的预案。也就是说,留学生都已经住进去了,但主管部门还没分配好工作。

这种无人监管的状态,就难免给一些缺乏道义的酒店随意收取高昂隔离费的空间,而最终“受伤”的则是被隔离的民众。

此外,集中隔离期间需要监督的问题,不只是费用,更要保证被隔离人员的生活所需。像这两则视频中曝光的饭菜太贵吃不饱、馒头发霉、床单不换等问题,损害的是被隔离人员的基本权益,抹黑的是当地政府的隔离政策。

而当日记者在首都斯德哥尔摩看到大部分民众都聚集在街心花园,其中有不少老年人。押金一万元、食宿费580元一天、14天收费8120元……近日,一则“留学生质疑山西某隔离酒店收取高昂费用”的消息,引发舆论关注。

在这个时候,政府相关部门在先期征用隔离酒店时,也该将服务质量与价格合理性等因素考虑进去;后期也应成为“博弈者”,为被隔离人员争取一个优质的隔离环境和公道的价格,而不是任由酒店“狮子大开口”。只有这样,才能尽可能减轻民众的抵触和逃避情绪,保证隔离政策顺利进行。毕竟,动辄近万元的隔离花费,对很多家庭来说并非小数目。

如今,绝大多数地方的入境人员、留学生都是自费隔离,这种隔离属于疫情防控的刚性要求,被隔离人员其实是没有选择权利的,而所谓的价格也缺乏正常的市场博弈。

在疫情期间,类似的“高昂隔离费”事件并不少见。虽然各地在隔离费的具体金额和食宿条件不尽相同,但总体来看,引发隔离者不满的原因,主要还在于一些地方对隔离费用缺乏具体的标准和严格监管。

当地时间3月26日,瑞典公共卫生局发布,截止到26日14点,瑞典全国当日新增296例,累计2806例新冠肺炎病例(每10万居民中有28例),累计死亡病例66例,在重症监护病房的有200位患者。

智利总统皮涅拉当天还宣布了在疫情期间针对困难家庭的一些减免政策,比如水电费延后分期缴纳、疫情期间特别免费网络套餐等,惠及全国总人口的40%,约700多万人。

说到底,这不是生意,而是一种合作。当地政府既做出隔离要求,就应该完善后续保障;酒店既来了上门的生意,也应该提供高性价比的服务;入境人员有义务配合政府防疫措施,同时也有权利要求酒店提高服务水平。哪一方打破了这种平衡并因此破坏了“防疫大局”,都是严重的不负责任行为。当地时间3月27日,智利卫生部发布公告,该国26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新增304例,累计确诊1610例,死亡5例,治愈43例,新增患者主要集中在首都圣地亚哥大区。